论莎翁和曹雪芹的文学地位与人文环境的关系

  • 2019年8月2日

    莎士比亚和曹雪芹几乎是同一时期的文学巨匠,其写作的故事内容可有一比。可是他们由于身在不同的国度,几百年来他们享受的回报十分悬殊。莎翁不仅活着时可以

呐喊安稳地写出37部戏剧和154首十四行诗,并且死后被广泛翻译出版,享誉全全国。而曹雪芹活着时也只是悄悄地写《红楼梦》,拿不到稿费,穷困潦倒,死后也只在中国的文学界享受声誉;他既不能红遍全中国,更不能被全国所晓得、所推崇。这充足反应
了两位文学家在几百年间所处的人文环境也一向是悬殊的,且中国的翻译界不去翻译《红楼梦》,也负很大的责任。 

关键词莎士比亚 曹雪芹 文学位置 人文环境 

一、简述喜剧故事的意思 

关于喜剧内容的评判上面,正如英国学者布雷德利所说的“一个人万事亨通时,由于‘意外事件’而当即身亡,是不足以形成喜剧的……一个人由于疾病、贫穷、恼人的琐事、可悲的恶习或轻细的虐待而逐步地衰竭而死,如许的故事不管
怎么样凄楚可怖,从莎士比亚的观点来说,也不能说是喜剧性。”13-4以是喜剧故事中的主人物,“他的运气影响到整个国度或帝国的兴盛
,当他遽然从人世显赫的高位跌落在尘土中时,他的毁灭发生了一种对照感,使人觉得人是多么的渺小无能,而运气又是多么的不可抗拒,或说是出尔反尔;而布衣糊口的故事不管
怎么样悲惨也无法与之相比”。16以是迄今为止,莎翁的喜剧仍是文学喜剧中的典范,但他的喜剧精神和准绳却和古希腊喜剧是一脉相承的;曹雪芹也是如此。 

东方全国对喜剧故事的喜爱情结既来源于《旧约》和《荷马史诗》,也来源于古希腊喜剧家索福克勒斯(496B.C.-406B.C.)所著的《俄狄浦斯王》等等。其古典喜剧实际源于亚里士多德(384B.C.-322B.C.)。它的经典解释,是指好心眼的国王、王子或上将之类人物所出现的不应有的大灾难(如俄狄浦斯王刺瞎本身的双眼在旷野中流浪而死)或殒命。莎士比亚也是遵循着这个准绳举行创作的。 

使人称奇的是,和古希腊不任何联系的中国四大名著,也是十分合乎东方古典喜剧实际的大喜剧。以是将古典喜剧实际拓展开来分析,很多的经典文学也应属于喜剧系列作品,再如《罗密欧与朱丽叶》、《天路历程》、《悲惨全国》、《巴黎圣母院》、《回生》、《呼啸山庄》、《苔丝》、《红字》、《双城记》、《喧哗与纷扰》、《老人与海》、《永别了,兵器》、《兔子归来》等等。以是说,在全国文学的范围内,所有的伟大作品全部都是合乎古典或现代喜剧实际的,这是经受了漫长时光检讨的结果。 

莎士比亚(1564-1616)说过“全国是个大舞台。”因而,咱们每个人都是活生生的演员,都在按着天定的安排在扮演着黑脸或白脸的脚色,直至死去加入这个舞台。现根据汗青上人们的化妆情况,笔者从品德的角度,把人类分红三大范例即贤人型、凡人型和妖魔型。莎翁则属于贤人型人物,其贤人之表示主是经由过程许多作品所展示出来的博大胸怀和贤人的仁爱之心。其一,是其作品的宏大气势,构想奇妙,尤其是作品所反应
的品德内在经得起时光的考验,经得起贤人的考验;其二,是许多人物所表示出来的贤人般的言行,也等于莎翁的内心愿望和期盼;其三,是莎翁一生甘愿过着贫寒、默默无闻的贤人型糊口方式,退休四年在家都不肯写一本传记宣扬
本身。 

曹雪芹(1715?-1763?)比莎翁小一百岁,也是个贤人型作家。他不仅从小就经历了家道由盛而衰的严重喜剧性打击,他后来受贫受苦,刻苦深造,并且终究
把他对人生的喜剧认识写在了巨著《红楼梦》当中
,从而为中国和全国留下了一笔宝贵的、难得的、特殊的文明遗产。 

由于喜剧是人类的根蒂根基态势,以是描摹喜剧文学作品以震动人们心灵深处的悲悯情怀从而使得读者可以

呐喊

呐喊对人类发生尊敬、注重和
不放在眼里。同时,喜剧作品讲明了人世的糊口本相,激励放弃对人世财物事物的各种贪恋,并讴歌和寄希望于死后魂魄的优美归宿。总之,这都是在以和平的态度在劝慰和激励在喜剧中糊口着的人们,从而使得喜剧作品成为了文学系列作品中的典范和主流。 

二、品评世俗的评价 

如果咱们想对全国范围的文学举行评比的话,那些持传统观点的人们必然会认为莎士比亚是排名第一的文学巨匠。若是换一个角度依照笔者的品德伦理准绳来评判的话,排名第一的就应当是吴承恩了。而如果把《圣经》也看做是一部文学作品的话,《圣经》就应当排第一。 

然而莎翁和曹氏所创作的故事内容可有一比,故而可以

呐喊并列;或说曹氏在前,莎翁在后。首先,应当否认莎翁的高位置是个不容置疑的全国事实。以是,对莎翁和曹氏研讨的重点应当放在(1)如何懂得好作品中的品德与人生的意思;(2)做些如何有利于翻译的研讨,以方便名著的广泛传播。 

莎翁的作品极大地丰富、展示了英语的表示力。他的作品字数约莫是曹氏的五倍;笔者之以是把曹氏排在莎翁前面,不是看数量,而是看质量。莎翁在一部剧中写一个故事,而曹氏则是在一部书中糅合了数个庞杂的故事,前后紧密相连、环环相扣;这就反应
了曹氏的文学写作水平、把握人物和情节的水平都是远远高于莎翁,其写诗的水平也是相当了得。 

比方,“葬花吟”写道“侬今葬花人笑痴,他年葬侬知是谁?天止境,何处有香丘?……质本洁来还洁去,强于污淖陷渠沟……试看春残花渐落,即是朱颜老死时……”诗词写得十分悲切、荒凉、空虚和伤感,文字的表示力也已到达了极致。它表面上描摹的是林黛玉的心情,实际上表白的是曹雪芹对人生的极其
悲凉然而合乎人世实际情况的意见和感觉。以是,这等细腻和高妙的感觉远远不是东方作家可以

呐喊

呐喊写出来的。 

可是在全国上,曹氏的知名度却远远低于莎翁。 

2000年,《纽约时报》和《读者文》组织欧、亚、美、澳、非五大洲一百座城市的十万读者举行了投票调查,以精选出全国十部经典长篇名著。笔者将名单整理以下《战争与和平》、《巴黎圣母院》、《童年》、《呼啸山庄》、《大卫·科波菲尔》、《红与黑》、《悲惨全国》、《安娜·卡列尼娜》、《约翰·克里斯托夫》、《飘》。2

  2007年,又据英国《泰晤士报》报导,英国、美国和澳大利亚等国的著名作家应邀列出他们最喜爱的10部文学作品。笔者将名单整理以下《安娜·卡列尼娜》、《包法利夫人》、《战争与和平》、《洛丽塔》、(报导中未指明)、《哈姆雷特》、(报导中未指明)、(报导中未指明)、契诃夫的短篇小说、(报导中未指明)。3 

另外,该报导提到了位列这个名单的两个作家,但未阐明

顺叙排名。他们是(1)马克·吐温的《哈克·贝利芬历险记》;(2)乔治·艾略特的《米德尔马契》。显然,该报导缺少完好的名单,必有难以启齿的滑稽内幕
。 

报导称马克·吐温是美国最好的作家,然而第四名的纳博科夫(美籍俄裔)却已经超过了他的排名,他至多排名第五。以是这是个很有问题的名单,反应
出这些摩登欧美作家在品德、正义、人品、写作技能
及作品评价等方面都处于比较蜕化的形态。 

根据以上两份名单,咱们可以

呐喊

呐喊品出什么滋味呢?大多数的作品都可称为经典,可是全国前十名就不能如许随便排名了。以笔者看来,惟独莎翁和雨果两位作家是实至名归的,然而作品不选对,而其余作家都不配。这两份名单反应
出,参与投票的文学读者和作家的文学功底实在不敢恭维,他们连文学故事的滋味都品不出来,这等于一个很大的问题。下列简单总结一下 

其一,评比者显然更注重
于婚外恋的描摹,热衷于把婚外情当是作品中的油和盐。他们却不注重
品德、宗教对读者的教化作用。他们的评比角度反应
出评比者是出自于摩登十分世俗和粗俗人们的心态,这是他们品德层次较低的反应
,他们是在投合低级趣味的读者。其二,托尔斯泰四次被提到,是这两次活动中的最大亮点。其实,他最好的作品应是《回生》,却被故意疏忽了。其三,2007年来自英美澳等国的“著名”作家的评比水平比10万读者的评比实际上更加倒退了。尤其是契轲夫都被作家们选上了,阐明

顺叙他们的评比心思已是十分紊乱和变异了。 

以是,根据严肃文学应当具有的神性和喜剧的特征,及其容量、广度、深度和
教育、指导、劝慰作用等准绳,笔者认为,曹雪芹的名次应当排在莎士比亚的前面。 

《红楼梦》写得何其波澜壮阔,意思深远啊。可为什么不被本国作家和读者所看重呢?其一,是国内几百年来被一股股力量推动着,或忙于兵戈、或忙于造反、或忙于挣钱,权势阶级和普罗大众都在故意疏忽文学的位置和代价,疏忽精神的作用,从而使得推崇文学的人们一直处于被边缘化的形态。其二,等于由于小说的“波澜壮阔和意思深远”没办法被单枪匹马的杨宪益、霍克斯翻译出来,其低级的译文从而就大大地贬斥了名著的文学代价。集体翻译《红楼梦》的办法一向就不人干预干与,也不人愿意投资。 

如许,喜爱文学的东方读者也无法喜爱《红楼梦》了。从而形成本国不喜爱,中国也不喜爱的形态。由于中国一贯的处事方式是,惟独本国注重了,中国才注重。可这件工作就变成是如许的由于中国不注重翻译,本国就无法翻译、无法读懂、无法注重;然后,由于本国不注重,中国也就跟着不注重了。 

以“葬花吟”为例,当咱们来细细品味那文字中水平极高的神韵和功力之时,咱们就能深刻体会到,曹氏真是极尽其能地彰显了汉字的表白极限,这无疑对汉字而言也是极大的贡献。因而,中国在疏忽经典大作家位置的同时,也等于疏忽了作家们对汉语的精采贡献。人们在不放在眼里经典大作家之时,也等于在不放在眼里本身的母语,不放在眼里本身的母国,不放在眼里本身的先人
。 

三、莎翁和曹雪芹的人文环境之比较 

世俗之人都想写传记留名于世。莎翁有超凡的天才智慧,他必知道本身能千古留名。关于这一点,他在第18首十四行诗中已清楚表明了。他在诗中表示说,只作品永远,他则永远,以是他无须留下传记。传记是不重的,他的代价、头脑都存在于作品当中
了。想了解人生,想了解莎士比亚,他认为那就去读他的作品好了。 

莎士比亚于1564年4月23日出生于英格兰中部的沃里克郡(Warwickshire)的爱汶河(Avon River)畔之斯特拉特福镇(Stratford)。英国文学巨匠梁实秋也认为,“他的诞辰大概是二十三日”。4290他在此地的圣三一教堂受洗,也长眠于此。而从出生地到教堂的这段道路及其余和他有关的东西,都随着他而遗臭万年了。他18岁时遽然和比他年长八岁的男子结了婚,23岁时径自去了伦敦插手了演戏行业,并于28岁时锋芒毕露。他在1611年47岁时写完了最后一部戏剧《暴风雨》。4291-292而英国文学巨匠常耀信却说,莎翁于“49岁时退休”。5317如许,其创作的时光充其量惟独二十年,却著述盛丰,佳作连连,无与伦比。他于1616年4月23日去世,享年52岁。幸运而有趣的是,生卒的月日都是在同一月同一天。 

需反思的是,为什么是在英国,而不是在别的国度发生了莎士比亚?关键因素就在于英国学问分子的品质中有些十分好的因素他们愿意且可以

呐喊

呐喊坚持相当大的独立,不肯做显贵的附庸。因而,他们既能坚持并取得必的庄严,又能为国度和全国作出重的文明贡献。其次是英国在国度制度的设计方面一直可以

呐喊

呐喊给以文人很宽松的创作自在。 

比方,约翰逊(Johnson,1709-1784)是作家、评论家和辞书编撰家。他编有《英语字典》、《莎士比亚集》。当他在开始编撰英国首部权威字典时就遭到了礼遇,他找不到穷人的经济支撑。但这不算什么,这只是个别显贵的轻蔑行为,并不是国度给以他礼遇或虐待。他可以

呐喊本身单干,并且单干胜利了,并拒绝在功成名遂后附上那位显贵的名字。这等于英国学问分子的骨气。 

再如,英国有六名女王。一个不足一千年汗青的国度,其女王人数居全国之冠。她们是玛丽一世(Mary I, 1553-1558)、伊丽莎白一世(Elizabeth I, 1558-1603)、玛丽二世(Mary II, 1689-1702)、安妮(Anne, 1702-1714)、维多利亚(Victoria, 1837-1901)和伊丽莎白二世(Elizabeth II, 1952-)。他们在位期至2013年总共长达200年,这是全全国唯一的征象。这件工作的善良内在不容小觑,这充足表示了英王室在革命的海潮中不被血洗的根本原因它是男女平等的,它是一夫一妻的,它是尊敬
作家的,它是尊敬话语权的,它是尊敬人权的。

  中国的人文环境一向是由许多学问分子在维护着,但他们的问题很大。他们首先为中国的许多喜剧负主责任,而不是由体系体例负主责任,由于体系体例也是由他们所设计和捍卫的。虽然孔子一向在教育他们成为权势阶级的奴隶,他却不能为此承当最大的责任,由于他们不能全面继承孔子的头脑。作为一个集体的他们,他们故意无意地愿意放弃小我私家庄严,去依附于皇权,把良知出卖给权力或出卖给金钱(惟独魏征等多数人例外)。仿佛惟独失掉天子的青睐,他们才会觉得报国有门。目下,他们必为天子的好处而牺牲国度和群众的久远好处。若得不到天子的恩宠,他们就觉得报国无门,于是或安于现状,或心怀不满而招来文字狱。他们过错地把办事天子当做是办事国度,即天子=国度;并认为,天子(或王朝)亡则国度亡。实际上,惟独多数时候天子的好处等同于国度的好处。 

这类过错认识至少是中国学问分子的集体无意识,竟然等于存在了两千多年之久的人文环境它是男女不平等的,它是一夫多妻的,它是不尊敬
作家的,它是不尊敬人权的,它是不办事于大众的。它形成了本身的喜剧,也形成了国度的喜剧、文明文学的喜剧,形成了曹雪芹们的喜剧。 

须知,中国几千年来一向是在融会
和扩大,从未灭亡过。灭亡的只是该家族王朝及其追随者。它是改朝换代了,但只是朝代被彻底更换了,而作为完好国度的中国和中华民族从未灭亡过。惋惜的是,中华民族一向就被一代代的学问分子们搅和得内乱不止,他们用笔墨混淆视听、篡改汗青、颠倒黑白。他们花了大批的力气搞鬼域伎俩,热衷于把魂魄出卖给政治或金钱。虽有多数人愿守中立而终究
为人所称道,却鲜有人纷纷仿效。 

中国著名红学家周汝昌(1918-2012)先生经过大批的考证,认为曹雪芹是死于乾隆二十八年癸未大年节,即公历1764年2月1日。曹雪芹未实现巨著而在康乾盛世中因贫困辞世,更反应
的是社会的喜剧、文明文学的喜剧,反应
的是善良学问分子的喜剧。显然这类工作不会发生在英国。英国政府对作家的宽大和大众的尊敬
,都邑使这些天才人士量才录用。莎翁等于最突出的例子。 

比方,在《哈姆雷特》中,莎翁描摹了一个很容易被摩登人疏忽的重细节当哈姆雷特被新国王派往英国时,伴同押送王子的两个兵士
照顾有一封函件。信中说,请英国国王见信之后杀掉哈姆雷特。王子在船上偷看了这封函件,就把它改为请英王见信之后杀掉兵士
。结果兵士
被杀,王子又前往了丹麦。这是什么意思呢?英国本来比丹麦强盛,英王却担当丹麦国王的鹰犬和杀手?虽然莎翁不指出这是哪个朝代的英王,然而这出在英国上演的戏剧,难道不是在讥讽、贬斥、凌辱“英王”吗?或是在影射摩登英王(女王)吗?依照中国的逻辑,莎翁早就被捕,享受满门抄斩回报了。若如此,从此以后莎翁还有14部戏剧(包括三大喜剧),和
数十首十四行诗就绝对不会问世了。 

莎翁写作的数量很大,其中精品众多。于是有两大问题问其一,为何莎翁能胜利写下那么多数量的作品,并在作品中畅所欲言到十分自在的地步,等于由于他拥有来自国王的大度、鼎力的支撑。而曹雪芹却提心吊胆地用隐晦的笔法,偷偷摸摸地写作,且在未实现之际就贫困交加而死了。乾隆盛世中的曹雪芹之死,即是对这类冷酷、冷酷、文字狱社会形态的有力控告。比方,他只敢取名为《石头记》,而不敢使用《红楼梦》。再如,他描摹清朝的故事,可是其发型、人物、朝代却是一个虚构的汉人朝代。 

当朝都邑认为天子是最重的,曹雪芹饿死也不足惜。可时至今日,五千年来天子、国王有五、六百名之多,曹雪芹五千年惟独一个。是天子重还是曹雪芹重?然而
,这类喜剧故事亦会不竭地重演,不免让人时常长叹唏嘘。 

其二,为何莎翁的名声远大于曹雪芹?由于英国愿意以莎翁为荣并极愿向外界介绍莎翁。而在中国,文人们喜爱歪曲懂得《红楼梦》,且不肯向本国推荐该书。翻译《红楼梦》的中国人惟独杨宪益(1915-2009)。据说他是在狱中无法借助字典而翻译实现的。若如此,这更是典型的中国式贡献了即肉食者坐享其成,下狱者却常怀报国之心。另一个译者是英国人David Hawks(1923-2009)。当然都有错译。然而
,翻译莎翁著述的中国粉丝却有很多很多,不仅有翻译完莎翁全集的梁实秋,更有翻译了大部分作品的朱生豪,和
卞之琳、孙法理、杨德豫、梁宗岱、张谷若、方重、杨周翰、方平、章益、黄雨石、辜正坤等等。 

四、小结 

正所谓“时势造英雄”。英国的国度“时势”,造就了英国在每一个时期都有很多成就显著的男女作家。古往今来不竭代,是代代相连的继承关系。以是,在英国文艺复兴时期诞生的文学巨匠莎士比亚,正是英国文学在良性人文环境中的精采代表。这个“良性时势”既有来自皇室的谅解和支撑,更有大众的热情拥抱。他们配合形成了、形成了这片适宜于作家成长壮大的土壤。 

扪心自问英国王室之以是不被血洗更换,那等于他们在近千年的统治中,他们采取了比别国更有人道的统治方式,因而在“种瓜得瓜,种豆得豆”规律中得以保全。而别国在文学创作上显著的非人道、非天理的统治方式,就招致了皇室的全体毁灭。当他们凶狠、残酷地灭掉了文学天才的声音、灭掉了人们话语权的时候,他们终究
就灭掉了本身的小命和统治位置。 

以是,曹雪芹的喜剧,《红楼梦》的喜剧,中国四大名著的喜剧,这统统都是中华民族的喜剧。它既是统治者的喜剧,也是历代普通群众的喜剧,历代学问分子的喜剧。由于历代学问分子们在极力维护王权、专制的同时,也根蒂根基上赢得了多数学问分子的赞同和
群众的支撑。他们也就配合营造了两千多年的、彻底不适合伟大文学及文学家们成长的、奴性的、万马齐喑的贫瘠土壤和国度时势。这个土壤深刻地腐蚀败坏了从前的人文环境和人文根蒂根基,招致咱们惟独缅怀亘古般的从前和遥远的东方,并寄希望于遥远将来了。 

参考文献 如何公布论文相干
学问请参考http//www.starlunwen.net/

1 布雷德利.莎士比亚喜剧M.上海上海译文出版社,19923-34. 

2 全国十大名著EB/OL.百度百科.2013-4-30. 

3 2006年,美国《读者文》和《纽约时报》评比的全国十大名著EB/OL. 2013-2-12. 

4 梁实秋.英国文学史(第1卷)M.北京新星出版社,2011290-319. 

5 常耀信.英国文学通史(第1卷)M.天津南开大学出版社,316-358.

  

admin

E-mail : admin@baarifalcon.com